年味,发稿人:方桂红

年味,发稿人:方桂红

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一个 过年,在物质贫乏的年代,是大人害怕孩子期待的日子。 吃的欲望是人的本能。过年的时候,孩子首先想到的就是吃饭。自然,吃饱了也好,好了也好,都没有错,只是因为他们可以品尝到平时吃不到的零食,比如炸红薯、南瓜子、炒米糖,偶尔还会吃一点芝麻糖。 “腊八年后的概念”有些偏颇。或许是大集体劳动模式把农活安排得紧凑,又或许是贫困户没什么准备,村里的年景要到腊月二十四才会动。 农历十

走马辛安泉,来源网友:王天喜

走马辛安泉,来源网友:王天喜

9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新泉镇位于鹿城市东北部,镇政府在石梁村,距离鹿城市23公里。该镇位于上党地区的母亲河张卓河上——。张卓河如锦缎,一路带着上党风情而来,从北端的南马村进入,从南端的南刘村离开,亲吻田野里的片片热土,欢歌而去。 新泉镇山清水秀,历史悠久,民风淳朴,道路畅通,交通便利。 新泉镇的群山被春天穿上了绿色的衣服,五颜六色的山花展现出无尽的幸福。一条美丽的水,像丝带一样系在小镇的腰上,飘

心藏花园|网络写手:石兵

心藏花园|网络写手:石兵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有一首歌是这样说的:“你的心里有一个花园,里面开满了花,却没有人发现。”我觉得这两句歌词很有哲理,更像是两首诗。 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隐秘的花园,需要外界的呵护和滋养,阳光和雨水。这是一种繁荣和充满活力的生活,也是脆弱和不可预测的。你无法形容它的香味有多有意义和芬芳。只有心与心的激情碰撞,你才能体会到它的美好与壮丽。 当你结束白天的喧嚣,回到内心花园的深处,你会发现它

老院|来源网友:南半球鱼鱼

老院|来源网友:南半球鱼鱼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已经很多年没见到华阳了。还有柳絮。槐花是常见的,但我总觉得有不一样的地方。不知道是异域的水土滋养了不同的树种,还是乡愁冲淡了槐花的清香。只是每次经过树下,都要使劲闻闻,却再也闻不到熟悉的味道了。 小时候,我家住在一所老房子里。房子很小,只有一间卧室。卧室是过去北方村庄常见的布置——一个“横跨东西墙的大火炕”。一家人的被褥叠在上面,对面对着火炕的是一

午梦长;本文作家:路来森

午梦长;本文作家:路来森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午睡似乎是中国人特有的习惯,从古至今都是如此。这是个漫长的夏天。中午,烈日高挂天空,空气燃烧得很旺。气温灼人,香味汗流浃背,出门难,工作更难;所以,我不得不小睡一会儿来度过这个夏天。 所以白居易在诗中写道:“中午不睡觉,每天能安稳吗?”这个问题真的很自然很舒服,透露出一个普通日子的闲适。 清朝人李煜甚至在《我的闲情逸致》中写道:“午睡的快感是黄昏的两倍,三点(指

那些年的花儿发文人:翟冬梅

那些年的花儿发文人:翟冬梅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偶然看到一位比我小很多岁的校友在读书时的照片。照片中的每一张脸都充满了青春的味道,青春、茫然、喜悦…… 这个美丽而短命的少年!时间已经清晰地从他们的脸上呼啸而过。 朋友比我小很多,隔着一段岁月摸不着的距离,后面的追不上,前面的再也回不来了。看了照片,发现和过去隔了一段回不去的距离。我突然想到,我曾经那么年轻,在山附近的同一个校园里。那时,我的座位就在窗户旁边,我总能俯瞰

草垛里的乡村温柔;发布人:刘东华

草垛里的乡村温柔;发布人:刘东华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冬天的第一场大雪,驾车驶出了城市、田野、村庄,雪下,没有草垛的影子。曾几何时,大雪下的干草堆,就像满满的山包,散落在村庄的四周,让干草堆里的村庄更加舒适安静。 秋收期间,我回到了家乡。我大哥说,我家10多亩庄稼的待遇成了问题。焚烧会造成污染,没有地方堆放。现在只能把秸秆还田,打碎还田做肥料。过去的干草堆实际上被抛弃了,退出了乡村生活的舞台。 高高的草垛软化了许多人的乡村记忆。 草堆是孩子们的游乐场

今夜,为你续写伤感,以泪为墨,以伤为终……创作者:夜丶好冷[文集]

今夜,为你续写伤感,以泪为墨,以伤为终……创作者:夜丶好冷[文集]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原来伤人的不是责骂,而是谎言;冷的不是离开,而是欺骗。一颗心经不起太多的忽视;一段爱情,经不起太多的搁浅。 心痛,总是萦绕在我苍白的思绪中。当一个花开的季节,满地都是悲伤,但现在谁能理解我的悲伤?萧瑟的夜里,手机的屏幕不再亮了,我也在笑自己,笑自己的痴心,笑自己的自爱,笑自己的深情,笑自己的堕入万劫不复。 寂静的夜里,一切都寂静无声,让人生疼。我抬头看着雾蒙蒙的星空,第一刻钟的月亮高高挂在天空。我

你怎么舍得让亲人难过:文章作者:释觉生

你怎么舍得让亲人难过:文章作者:释觉生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亲戚这个词。在这个人民生活越来越窘迫,中国土地资源配置越来越不平衡的时代,教育效果全面崩溃。它有多重。我们的粗俗不堪。我们被那颗迷茫贪婪的心用纯净的目光蒙蔽了双眼。再也看不到人性中固有的高贵与尊严;政治影响的恶意扭曲了中国孩子健康的心灵。 我知道亲人的突然离世是那么的痛苦,曾经追随的脚步依然在我身边隐约可见。回头一看,那个身影已经消失,再也不见了& middot& middot&a

从前的乡村腊月|文章来源:汪志

从前的乡村腊月|文章来源:汪志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腊月又到了。 小时候住在农村,最期待的是腊月,因为父母给我们做了过年的新衣服,带我们去城里买过年的好吃的,家里门上贴的年画,过年的鞭炮。至于我们,也尽情地玩耍,一天天期待着新年的到来,农村的腊月充满了年味…… 进入腊月以后,父亲开始清理猪圈、牛羊圈,然后清理家里的简易厕所,把里面的肥料全部运到冬眠的田地里,开始为土地准备“年货”希望来年有个好收成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