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之殇,作家:刘星元

手艺之殇,作家:刘星元

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在我的家乡,最杰出的人不是把自己的名字和生活写进县志的举人大师,而是分散在各个村庄的工匠。 做过候补知县的举人大师,当然很高贵,但那种高贵是高高在上的,远离民间烟火的高贵。工匠的尊严与生命的尊严息息相关。你能接触到的、能找到的一切都点缀着他们的技能。连举人师傅都逃不掉——举人师傅吃的碗是张家窑厂烧的。师父穿的长衫,是孙染坊印染的。师父睡觉的楠木床是孙的做的。举人大师坐了下来

捏面灯:投稿来源:冯磊

捏面灯:投稿来源:冯磊

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正月十五揉面灯。每年的这个下午,村里的女人都很忙。他们小心翼翼地从面缸里舀出一勺面条,然后用沸水煮。大人说开水揉面灯有形,能立起来。 村里最有名的巧媳妇就是光宇家的。按辈分,我得叫她二奶奶。光宇奶奶三十八九岁,面容白皙,头发剪得整整齐齐。不要把耳朵两边的发夹换成黑色亮晶晶的,这样会给这个女人增加一点魅力。 光宇奶奶喜欢抽烟。揉面的时候,她一边用力揉面一边熏。每次她嘴上的烟灰变长,她就会休息。然后用

买书,本文作家:傻丫头逐梦

买书,本文作家:傻丫头逐梦

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们小镇上只有两家比较大的书店。一个属于国家,一个是个人。就这两个,一走进去就能看到结局。去年想买莫言和贾平凹的两本小说?逛了两家书店,不得不放弃。终于在一次外出齐齐哈尔的机会买下了。 可能我是个怀旧的人,有些习惯很难改变。比如看那些电子文本,找不到过去看纸质书的感觉。闲暇时,我更喜欢坐在沙发上,或者半倚在床边,捧着墨香的书,读几页。不再像年轻时那样,那么渴望读完。相反,我喜欢把这种悠闲的阅读作为

烟雨巷情结、撰稿:檀香索云

烟雨巷情结、撰稿:檀香索云

6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喜欢在禹岩巷写生,那里有100多年前建造的老房子。无论是中式还是西式,无论是设计还是工艺,无论是材质还是色彩,每一栋房子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每一栋房子都印着历史的胎记。给人无限的美感,一砖一瓦、一石一石、一柱一柱都引人入胜。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他们依然坚定地站在那个时代的瓦工。呼吸一口破气,像一个体弱多病的老人,蹲在自己的门窗前,听着屋顶上掠过的雷电,用耳朵听着门外几代人的往事,记录着一代又一代

胖嫂;来源网友:杨明安

胖嫂;来源网友:杨明安

6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胖嫂子以前不胖。她苗条又英俊。她还懂得剪裁技巧,做出来的衣服看起来像模特一样漂亮。 胖嫂怀孕生孩子后体重增加。公婆认为孩子只有吃得多,吃得好,才会长得壮,所以每餐都要吃很多鸡鸭鱼肉。慢慢地,她从苗条变成了肥胖。生完宝宝,胖嫂决心减肥,但公婆还是要她每天吃大鱼大肉,说是保证奶水充足。胖嫂忍不住不断发胖。 胖大嫂的胖让公婆满意,却惹恼了丈夫。他说,跟老婆朝夕相处像一头肥猪,早就看腻了又心烦。 一天早上

千年的乌镇,你醉了谁?、投稿来源:徐祯霞

千年的乌镇,你醉了谁?、投稿来源:徐祯霞

7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乌镇,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传说,一个传奇多年的古镇,既美丽又迷人。传说它古老、优雅、典雅、端庄、美丽。这是一个学者和作家追求的地方。是红尘男女向往的天堂。它充满魅力和谦逊。当它的水波轻轻溢出时,它无时无刻不在沉醉。 这时,我站在遥远的北方,向外望着乌镇。我的眼睛划破天空,穿过万里的云层,冲向乌镇。看着乌镇,天高云淡,美丽的乌镇静静地躺在蓝天白云下。我的眼睛会触摸它。今天的乌镇和过去一样,但和过去不同

侗乡那些馋嘴的美食,小编:孙勇

侗乡那些馋嘴的美食,小编:孙勇

7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第一次走进董家吊脚楼。 我和老兵李存虎围着火坑坐着,好客的董奶奶把糍粑放在火坑的铁架子上烧烤。三五分钟后,糯米糍粑饼像一个白玉盘子一样膨胀起来。李存虎说,当巴赞的皮被文火烤至微焦微黄时,就可以吃了。在竹架上冷却几分钟后,李存虎奋力掰下一块糍粑,一股白烟从褐色的糍粑中袅袅升起,鲜嫩如奶的糍粑肉展现在我眼前。糍粑入口很韧,肉微脆粘,口感带着谷中雾松的清香。李存虎说,如果蘸白糖吃,味道会更鲜美。 后来在

拥抱自然创作人:班吴扬

拥抱自然创作人:班吴扬

9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拥抱自然,沐浴春天温柔的细雨;观赏茂盛的夏季树叶;品尝秋天的果实;冬天看雪。 “好雨知时节,当春天来临。”“衣服湿了,吹脸也不冷。”绵绵春雨,像蚕吐丝,像波光粼粼的珠帘,在空中荡漾。 夏天是绿色的主宰。在乡村,沿着路边,在山上,在小溪旁,世界就像一个巨大的绿色水晶,有绿草和清澈的水。 秋天,大红苹果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黄澄澄的鸭梨洒在果园里金黄;鲜红的

幸福在哪里(十三),写手:立人

幸福在哪里(十三),写手:立人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第13天:下定决心推动行业,忘记自己的想法。 今天是2020年8月25日。“我们将能够推动行业,它将帮助我们忘记”。我看了几年前去浙江公路旅行时特意拍的这两句话,觉得我和几个好朋友对浙江的山水还是有感情的。所以我当时强烈推荐女儿去浙江大学。后来经过多方面的措施,她放弃了去浙大的机会,这让我们父女俩至今后悔不已,觉得有些失落。不是,闲暇时,我看了十几年前带着还没上小学的女儿去

故乡的路;文章作者:姚明祥

故乡的路;文章作者:姚明祥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家乡小坝龙池,是茫茫武陵山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却因319国道一段越境而闻名,如墨线一般笔直。道路平坦宽阔笔直,路边绿树成荫,行车舒适安全。司机说小坝到龙池的直路好开!小时候家乡的路真的让人望而生畏。 下班后,父亲从县城用板车把米糠、豆渣等饲料拉回家,爬上新修的路坡,爬上小水坝,拐过张家湾,踏上笔直的公路。这个时候爸爸不需要我在后面推,我就可以爬上车坐了。父亲“呵呵”的喘息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