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里的母亲:作者:张海潮

炊烟里的母亲:作者:张海潮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对烹调烟雾有一种难以理解的情结。每当踏上故土,远远地看到屋顶上炊烟,心里就特别踏实。我仿佛看见母亲从炊烟中冒出一缕青烟,用粗糙的手拍去身上的灰尘,清理头发上的草渣,像一只在巢边等待的老鸟,望着村前的小路。 我妈妈一辈子都不会读书。她甚至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在我的记忆中,她给我的印象似乎总是伴随着厨房的烟雾。油腻潮湿的火炉成了她生活的舞台,磕磕绊绊的锅碗瓢盆成了她的道具,蓝色的烟雾成了她生活的主旋律

正月十五闹元宵:创作者:章中林

正月十五闹元宵:创作者:章中林

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元宵节是新年的高潮。用什么词来形容呢?恐怕除了“嘈杂”这几个字之外,再也没有词来表达热烈奔放的节日气氛了。 元宵节是我家乡的一个习俗。做一个灯笼挂在树梢上,放在正月十五的整整一夜,让它带着你的美好祝福点亮。“新年到了。真的很热闹。穿新衣服,戴新帽子。敲锣打鼓,放烟花,绑灯笼,过元宵节。”这个时候,孩子是最幸福的。他们三五成群地在全村叫嚣,连空气都被他

橘子熟了网友:刘学兵

橘子熟了网友:刘学兵

7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在大山深处,有一个叫翠儿的女孩,她家种了很多橘子树。橘子熟了,就像调皮的孩子,把小红脸藏在绿叶里,时而出现,时而又出现。翠儿也把脸藏在绿叶里,脸上不时露出欢快的笑容。 翠儿今年十一岁。她本应该上四年级,但她的父母说她的两个孩子负担不起在家学习的费用。我哥哥的成绩很好。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他一直是班里的第一名。哥哥在县城读高中的时候,翠儿以为哥哥如果去省城读书,就不会担心以后找不到好工作,赚

蝴蝶的作文:水菜丽

蝴蝶的作文:水菜丽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蝴蝶,我想告诉你 文/董 那是以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和姐姐喜欢抓昆虫。当我们有空的时候,爷爷会带我们去湖边用一个塑料瓶、一个网兜、一瓶水和卡片来抓昆虫。一旦被抓住,会有很多蜻蜓和蝴蝶……,尤其是蝴蝶。我们很开心! 慢慢地,我们学会了欣赏和爱。蝴蝶是如此美丽,有些蝴蝶是如此罕见,甚至灭绝。有漂亮纹身的蝴蝶很受大家的欢迎。 我们抓蝴蝶的时候,后面的人不会欣赏,很多人会模仿我

春天的风度;网友:崔彦

春天的风度;网友:崔彦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四月,春天和阳光无处不在。丁香花、悬铃木花、槐花、牡丹花、油菜花;地上的野花都开了。世界上的四月,一场花的盛宴。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簇兴奋的人们像春天一样快乐,在街上赏花,在郊区拍照,去山里郊游,忙着开花,忙着接待游客。匆忙,谁能守住这转瞬即逝的春天,生命中转瞬即逝的春天?

鱼之祭|网友:木公

鱼之祭|网友:木公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你以生命为代价让我们知道:要么给我们自由,要么去死。 — 你只是一条极其普通的金鱼。乍一看,你很像人类煮汤用的扁嘴鲫鱼。只因为你体型更小,颜色更亮,背部更凸,尾鳍更优雅,就被人类放入水族箱,升级为观赏金鱼。虽然在眼花缭乱的金鱼世界里,你出身卑微,长相一般,可能平凡到连水族箱的主人都懒得多看你一眼,但当我愿意付出2元钱的代价时,我会把你从老板手里,从水族箱里,从平时从未真正看过你的高贵金

椰城的小巷,本文作家:曾万紫

椰城的小巷,本文作家:曾万紫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有人说,没有街道,海口可能还是海口;没有小巷,椰子城很难成为椰子城。如果你有机会在椰城海口的小巷里走一走,你会发现这里的每一条小巷其实都不一样。它们纵横交错,纠缠在一起,柔软温顺,有着各种各样的习俗…… 有些小巷很长,有些小巷很短。长的可能要一两个小时才能走完全程,短的只有几步。有的小巷很弯,有的小巷很直,弯得像羔羊的肠子,经常把外人引入歧途“ &rdquo

舍南舍北皆春水;学者:许冬林

舍南舍北皆春水;学者:许冬林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春雨潺潺时,我总会想起过去,少年时住过的旧瓦房,前屋后的泉水。 茅草屋南北开满了泉水,一群海鸥飞了进来。老太太没有为客人扫花道,今天只为你,这柴门还没有为你打开,今天就为你打开。在杜甫的诗中,难得有一点新鲜感,这似乎是我以前的家。 房子前面的大池塘叫许家塘。许家塘的另一边,是一片平坦宽阔的田野,金黄的油菜花田和紫色的紫云英田,壮丽辉煌。田地中间有一条运河通往许家塘。晚上下雨,运河里的水喷到许家塘。

你心我懂,创作:石悦

你心我懂,创作:石悦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微信里,你发了“那条横幅,是你从海口宾馆房间拍下来的,用原来的方式发给我的,如果你看到雪后有松柏钻,就说不出你老公的心”。你还加了一行说明:“房间里有这么一句话,令人惊讶。”读书的时候,我想,这不就是你内心的写照吗?世界上每个人都不认识你,知心知己就在你明亮的眼睛对面,真诚相待,“意外”意料之中。 试想一下,当时你一定是喜出望

流淌在血液里的思念,作者:戴祖凤

流淌在血液里的思念,作者:戴祖凤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虽然我父亲已经离开我们36年了,但他老人的声音和笑容经常在我的梦里闪现。每当清明节来临,我对父亲的记忆越来越强烈,流淌在血液里的向往油然而生。 我的父亲戴,1930年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在一所私立学校学习了几年。19岁时,他去上海谋生,在一家书店当学徒。解放后,他在一家公私合营企业当工人。1957年转入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工作,1980年初退休。在患有肺气肿和心脏病后,他于1981年农历五月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