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人生感悟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三坡的青山碧水还在脑海里荡漾,峡谷里的笛声像蚂蚁的触角,敲击着陡峭的岩壁。

电影协会的老师和我们一起走,一边说一边回头看,不时地对我们按下快门。突然,我听到一缕口哨或笛声,很微弱,似乎从山谷深处飘来。当我环顾四周时,我发现了我们周围的摊位,它潜伏在倾斜的岩壁下。一个人坐在摊子和岩壁之间,几乎蜷缩着,又瘦又黑,嘴唇前放着一把简单的单簧管,衣服比笛子还简单破旧。他吹了吹自己,眼睛落在鼻子底下的笛子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我们在他的鼻子底下摆姿势,好像我们和他之间有一堵严密的隔音墙。

一路上下来,我们三三两两地摆摊,要么站在路中间,要么靠着石墙。我们有时光顾他们,摊位上除了绣花鞋垫、手镯和小木制品什么都没有。我从来没有听过吹笛者的曲子,它甚至不美,但也许这是一首发自内心的心曲,就像流浪的阿炳拉起了《二泉映月》的心弦。当我到达摊位时,有两把单簧管放在各种装饰品之间。我问了笛子的价格,“五件”。他只在回答时放下笛子,然后继续吹,否则,甚至瞥了我一眼。也许,他一年四季都在山下,面对着面前的流水,吹着自己的永生。

我们没走几步,笛子就不见了。弱得连山谷里的一轮回音都没有,不经意间就被山外繁华世界的喧嚣淹没,堆积在燕山书页般的岩层里。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兰花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lanhuaba.com/312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