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心情随笔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看着房子。走过一条被古老梧桐树占据的古巷。那些老房子在七月的阳光下显得突兀,像粗糙的伤口。藏在浓荫下的老房子,忧郁地叹息着。久而久之,这些木屋早已失去了新鲜的色彩,很像一部古老的黑白电影。我有过多少次生命,我一直在寻找一个住的地方,住在这个老房子里。生活的快乐,死亡的恐惧,贪婪,无知,欲望……都是压抑和沉默的。想到这里,我的心莫名其妙地痛了。岁月的长河依然是沉默隐忍的,就像这些被禁锢在远古时代后面,发不出声音的旧木屋。滚滚而来,年轻的生命越来越晚,生命依然在日复一日的流淌,依然有必要在清晨醒来,推开窗户,感受生命的光芒,而不是别的。

我对气味有敏锐的洞察力。即使有一天我突然失去了视力和触觉,我仍然可以通过气味画出记忆中的旧画。太好了,我很高兴。小时候的包子店还在,但是装修过了,不像以前那么亲切了。小时候,奶奶总是每天早上买一个又大又香的包子。黎明时分,外面挤满了焦虑的人,工人、农民、上班族和穿着军用胶鞋的承包商。甜豆浆,热气升腾,大白馍,只需要轻轻一咬,就溢出了肥油。熙熙攘攘的人群,带着亲切而浓重的地方口音,在这样一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是舒适而富足的。

瓦房公厕还在。这是镇上唯一的公共厕所。曾经让我害怕的事情都发生在这里,而且是关于死亡的。终日被阴暗潮湿的环境覆盖,蛆和蟑螂常年出没。每天,捡粪人从无底洞里取出粪便。我祖母最后的生命在这里结束了。妻子走后,她一整天都很沮丧。在一个雷鸣般的夜晚,她蹲在厕所里,再也没有醒来。

后来我逐渐意识到,最深的黑暗不是来自死亡,而是死亡只是另一种生活方式,对于两个深爱的人来说,是一种解脱和重逢。

当我出生时,我在这里。我的祖父母给了我世界上最温暖的触摸和爱。都说两岁前的孩子没有记忆,但那些画面却在我脑海里根深蒂固,只需要轻轻一拉,就突然燃起熊熊大火。后来大人说我奶奶脾气暴躁,我爷爷脾气好。在争吵的生活中,两个原本不相关的生命,在时间的流逝中早已绑在一起,以至于一方死亡,另一方跟随。有时候两个相爱的人是绝对相爱的,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从来没有。爱是封闭的,是被禁止的,这种爱是对冰冷世界的一种救赎。以后,我走走停停,沉默寡言,不喜欢表达。恋爱的时候,我把对方深深藏在最隐秘的地方。这种爱可能是前世的罪,我的罪被时间无情地吞噬。

毕竟,老房子被新房子取代了。一家乐器店整日制造嘈杂的打击乐,但原有的气味依旧。腐朽的旧木屋的味道,略带刺鼻的蜂窝煤味,硫磺肥皂味,洗在门口的白色棉絮,还有阳光下的热臭味……。

我欣赏时间的魔力,它逐渐沉淀出最珍贵的宝藏。

随着物质生活的发展,生活越来越丰富,科技越来越好,但原本的单纯和纯粹正在逐渐消失。关于爱情和生活的意义,我有太多的疑问和困惑,但我在这个首“根”上找到了答案。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兰花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lanhuaba.com/308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